【废都】【作者:贾平凹】【全本】

  内容简介:(注明:正宗足本,未做任何删改。“废都”指西京,西京者西安也。)《废都》中,贾平凹写出了一部社会风俗史,以主人公庄之蝶为中心巧妙地组织人物关系。围绕着庄之蝶的四位女性——牛月清、唐宛儿、柳月、阿灿是小说中着墨最多的。她们分别是不同经历、不同层次的女性,每个人的际遇、心理都展示着社会文化的一个侧面。但是这本书遭到了毁誉两极的争议,誉之者称为奇书,毁之者视为坏书。

  (海外版)引言:

  话说一千九百八十年间,中国改革开放的风也刮到了陕西的西京城,一浪子闲汉周敏偶然幸得青虚庵师父的引荐,混入这厢文艺圈,逐渐结识到一层名流才子以及其中之四大名人:画家汪希眠,书法家龚靖元,音乐家阮知非,作家庄之蝶。这些文人圈里 ……

  贾平凹,常常羡慕和赞叹熊脚的雄壮之美和鹤脚的健拔之美,可人哪里明白这些美并不是为美而美,只是为了生存的需要,“性”在当今中国恐怕要算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字眼。此书大量涉及到了性情节的描述,曾一度被中国政府查禁和批判,出版了4年后,(海外版)竟然“获得了”法国女评委奖“中的外国小说奖,(海外版)既赢得了西方读者的赞赏,(海外版)还赢得了海外侨胞的赞赏。(海外版)它是二十世纪末中国改革开放后在艳情小说方面的第一个敢于描写”性“字的小说,(海外版)在当时中国的社会背景下可以说是一个大的迈进。……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【第一章】

  一千九百八十年间,西京城里出了桩异事,两个关系是死死的朋友,一日活得泼烦,去了唐贵妃杨玉环的墓地凭吊,见许多游人都抓了一包坟丘的土携在怀里,甚感疑惑,询问了,才知贵妃是绝代佳人,这土拿回去撒入花盆,花就十分鲜艳。这二人遂也刨了许多,用衣包回, 装在一只收藏了多年的黑陶盆里,只待有了好的花籽来种。没想,数天之后,盆里兀自生出绿芽,月内长大,竟蓬蓬勃勃了一丛,但这草木特别,无人能识得品类。

  抱了去城中孕璜寺的老花工请教,花工也是不识。恰有智祥大师经过,又请教大师,大师还是摇头。其中一人却说:”常闻大师能卜卦预测,不妨占这花将来能开几枝?“大师命另一人取一个字来,那人适持花工的剪刀在手,随口说出个”耳“字。大师说:”花是奇花,当开四枝,但其景不久,必为尔所残也。“后花开果然如数,但形状类似牡丹,又类似玫瑰。且一枝蕊为红色,一枝蕊为黄色,一枝蕊为白色,一枝蕊为紫色,极尽娇美。一时消息传开每日欣赏者不绝,莫不叹为观止。

  两个朋友自然得意,尤其一个更是珍惜,供养案头,亲自浇水施肥,殷勤务弄。不料某日醉酒,夜半醒来忽觉得该去浇灌,竟误把厨房炉子上的热水壶提去,结果花被浇死。此人悔恨不已,索性也摔了陶盆,生病睡倒一月不起。此事虽异,毕竟为一盆花而已,知道之人还并不广大,过后也便罢了。没想到了夏天,西京城却又发生了一桩更大的人人都经历的异事。是这古历六月初七的晌午,先是太阳还红堂堂地照着,太阳的好处是太阳照着而人却忘记了还有太阳在照着,所以这个城里的人谁也没有往天上去看。街面的形势依旧是往日形势。有级别坐卧车的坐着卧车。没级别的,但有的是钱,便不愿挤那公共车了,抖着票子去搭出租车。偏偏有了什幺重要的人物亲临到这里,数辆的警车护卫开道,尖锐的警笛就长声儿价地吼,所有的卧车,出租车、公共车只得靠边慢行,扰乱了自行车长河的节奏。只有徒步的人只管徒步,你踩着我的影子,我踩着他的影子,影子是不痛不痒的。突然。影子的颜色由深而浅,愈浅愈短,一瞬间全然消失。

  人没有了阴影拖着,似乎人不是了人,用手在屁股后摸摸,摸得一脸的疑惑。有人就偶尔往天上一瞅,立即欢呼:”天上有四个太阳了!“人们全举了头往天上看,天上果然出现了四个太阳。四个太阳大小一般,分不清了新旧雌雄,是聚在一起的,组成个丁字形。过去的经验里,天上是有过月亏和日蚀的,但同时有四个太阳却没有遇过,以为是眼睛看错了;再往天上看,那太阳就不再发红,是白的,白得像电焊光一样的白,白得还像什幺?什幺就也看不见了,完全的黑暗人是看不见了什幺的,完全的光明人竟也是看不见了什幺吗?大小的车辆再不敢发动了,只鸣喇叭,人却胡扑乱踏,恍惚里甚或就感觉身已不在街上了,是在看电影吧?放映机突然发生故障,银幕上的图象消失了,而音响还在进行着。一个人这幺感觉了,所有的人差不多也都这幺感觉了,于是寂静下来,竟静得死气沉沉,唯有城墙头上有人吹动的埙音最后要再吹一声,但没有吹起,是力气用完,像风撞在墙角,拐了一下,消失了。

  人们似乎看不起吹埙的人,笑了一下,猛地惊醒身处的现实,同时被寂静所恐惧,哇哇惊叫,各处便疯倒了许多。这样的怪异持续了近半个小时,天上的太阳又恢复成了一个。待人们的眼睛逐渐看见地上有了自己的影子,皆面面相觑,随之倒为人的狼狈有了羞槐,就慌不择路地四散。一时又是人乱如蚁,却不见了指挥交通的警察。安全岛上,悠然独坐的竟是一个老头。老头囚首垢面,却有一双极长的眉眼,冷冷地看着人的忙忙。这眼神使大家有些受不得,终就愤怒了,遂喊警察呢?警察在哪儿,姓苏的警察就一边跑一边戴头上的硬壳帽子,骂着老叫花子:”pi!“”pi“是西京城里骂”滚“的最粗俗的土话。老头听了,拿手指在安全岛上写,写出来却是一个极文雅的上古词:避,就慢慢地笑了。随着笑起来的是一大片,因为老头走下安全岛的时候,暴露了身上的衣服原是孕璜寺香客敬奉的锦旗所制。前心印着”有求“两字,那双腿岔开,裤裆处是粗糙的大针脚一直到了后腰,屁股蛋上左边就是个”必“字,右边就是个”应“字,老头并不知耻,却出口成章;说出了一段谣儿来。这谣儿后来流传全城,其辞是:

  一类人是公仆,高高在上享清福。二类人作”官倒“,投机倒把有人保,三类人搞承包,吃喝嫖赌全报销。四类人来租赁,坐在家里拿利润。五类人大盖帽,吃了原告吃被告。六类人手术刀,腰里揣满红纸包。七类人当演员,扭扭屁股就赚钱。八类人搞宣传,隔三岔五解个馋。九类人为教员,山珍海味认不全。十类人主人翁,老老实实学雷锋。

  工农商学兵,都刮吃喝风,东西南北中,无处不吃公。

  口中没有味,开个现场会,要想解解馋,组织检查团。

  要想换口味,去开各种会,要想喝好酒,基层走一走。

  能喝八两喝一斤,这样的干部党放心;能喝一斤喝八两,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;能喝白酒喝啤酒,这样的干部要调走;能喝啤酒喝饮料,这样的干部不能要;能喝白酒喝饮料,这样的干部不可靠;能喝一桌喝两桌,这样的干部不可没;能喝一天喝两天,这样的干部党喜欢;能喝能吹有才干,这样的干部再提官;

  喝酒用舌头舔,这样的干部不进编;喝酒起一点,这样的干部要靠边;喝酒用小盅干,这样的干部再锻炼;喝酒用茶杯干,这样的干部可以干;喝酒用小碗干,这样的干部党喜欢;喝酒用酒瓶干,这样的人才快升官;

  东洋人活吃猴脑,偷吃人脑,追求着无限的聪明及魔乐;贪官们挥霍民膏,贪污国银,追求着无限的财富及享乐。

  生命在于运动,升官在于活动。不跑不送,听天有命,只跑不送,原地不动,又跑又送,提拔重用。一千元你别想,三千四千难商量;五千六千挂个号,七千八千看看样,不上万元难给帽。

  ”用我手中的钱,去买共产党的权,有了共产党的权,再去赚更多的钱。“

  此谣儿流传开来后,有人分析老头并不是个乞丐,或者说他起码是个教师,因为只有教师才能编出这样的谣辞,且谣辞中对前几类人都横加指责,唯独为教师一类人喊苦叫屈。但到底老头是什幺人,无人再作追究。

  这一年里,恰是西京城里新任了一位市长,这市长原籍上海,夫人却是西京土着,十数春秋,酒京的每任市长都有心在这座古城建功立业,但却差不多全是几经折腾,起色甚微,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去了。新的市长虽不悦意在岳父门前任职,苦于身在仕途,全然由不得自己,到任后就犯难该从何处举纲张目。夫人属于贤内助,便召集了许多亲朋好友为其夫顾问参谋,就有了一个年轻人叫黄德复的,说出了一段建议来:西京是十二朝古都,文化积淀深厚是资本也是负担。各层干部和群众思维趋于保守,故长期以来经济发展比沿海省市远远落后,若如前几任的市长那样面面俱抓,常因企业老化,城建欠帐大多、用尽十分力,往往只有三分效果,且当今任职总是三年或五载就得调动,长远规划难以完成便又人事更新;与其这样,倒不如抓别人不抓之业,如发展文化和旅游,短期内倒有政绩出现。市长大受启发,不耻下问,竟邀这年轻人谈了三天三夜,又将其调离原来任职的学校来市府作了身边秘书。

  一时间,上京索要拨款,在下四处集资,干了一宗千古不朽之宏业,即修复了西京城墙,疏通了城河,沿城河边建成极富地方特色的娱乐场。又改建了三条大街:一条为仿唐建筑街,专售书画、瓷器;一条为仿宋建筑街,专营全市乃至全省民间小吃;一条仿明、清建筑街,集中了所有民间工艺品、土特产。但是,城市文化旅游业的大力发展,使城市的流动人员骤然增多,就出现了许多治安方面的弊病,一时西京城被外地人称作贼城、烟城、暗娼城。市民也开始滋生另一种的不满情绪。


【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】【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】【教你快速升级+赚钱】